在广州市黄埔区黄埔街珠江村,有这样一位书画装裱师,经过几十年的反复打磨,其工作室的书画装裱技艺成为区级非遗项目。开设在祠堂里的非遗课程,广受周边学生欢迎。

16岁拜师学艺,53岁获非遗认定

“这是一项尤其需要耐心的细活,有时候完全修复并重新装裱一幅画作需要两三个月。”在黄埔街下沙村古香古色的祠堂内,记者见到了书画装裱师黄毅良。

宽大的装裱台上摆放着排笔、棕刷、裁纸刀等十多种装裱工具,黛青色的墙面依次立着多幅待装裱的书画作品,书画装裱这一传统技艺便在青砖黛瓦的岭南特色祠堂内施展开来。

2022年5月25日,黄埔区正式公布第五批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共计三项),广州市黄埔区艺良书画装裱工作室的传统字画装裱获评区级非遗项目。黄毅良十六岁开始跟随亲戚学习书画装裱,五十三岁获得区级非遗传承的认定。

黄毅良是黄埔街珠江村本地人,由于早年喜爱书法,十多岁就时常跑去农讲所跟随一位亲戚学习书法和书画装裱。“那时候只是喜欢,便跟着学,来回跑也不觉得累。”黄毅良告诉记者,由于书画装裱是个冷门技艺,年轻时候想要靠这门手艺赚钱养家其实是有难度的。毕业后,在广州港务局上班的黄毅良并未荒废这门手艺,他利用休息时间接一些“私活”,帮别人装裱书画。久而久之,找他帮忙修复、装裱的人越来越多。2013年,黄毅良索性全职干起了书画装裱,开设了自己的工作室,并开始招收学徒,希望将这一传统技艺传承下去。

夫妻搭档成立工作室,让装裱技艺继续传承

“三分画,七分裱”,一幅完整的书画作品,要更为美观,便于保存、流传和收藏,是离不开装裱的。装裱好的字画,画心被绫、绢、纸等材料包围,减少了同外界的接触,背纸上的石蜡还能防潮隔水。好的装裱师更是能让一幅画作得以升华,绽放异彩。

史书记载,装裱工艺距今已有1700多年的历史,历经“魏晋南北发,唐宋明清兴”几个阶段。书画装裱简称裱画,包括对纸和绢质地的书法、绘画的托裱、装裱,古旧书画的去污、揭补等,过去有的称作“装潢”“裱褙”“装池”,也有的称之为“装褙裱轴”。书画装裱包括制作浆糊、方心、托心、镶活、覆背、贴串口纸、上天、地杆以及挂绳等步骤。

“有时一些字画发霉了,需要重新洗霉,在揭裱的过程中也要特别小心,不能损坏画心。”黄毅良告诉记者,一个技艺纯熟的装裱师也难保万无一失,只能在反复修练中不断淬炼。

在现代,快速装裱机的出现,使得传统的手工装裱工艺几近失传。据介绍,如今在黄埔区,尚有不到10人传承这一技艺,使得这一传统工艺行业濒危。黄毅良还在继续为传承这一传统工艺而努力。他的爱人谭晓红也是一位书画爱好者,常年跟随丈夫一起装裱书画,如今成了黄毅良的得力助手。

黄毅良告诉记者,工作室成立以来,有不少人慕名送来字画装裱,其中不乏市内、区内名家之作,也有书画爱好者的作品。工作室还承接了贵州、东莞、广州等地的单位及个人上百场书画展览的装裱工作。如今,他的工作室还是黄埔区书法家协会书画作品装裱的指定单位。

传统技艺走进祠堂,装裱兴趣班获娃娃们青睐

随着黄埔街、下沙社区对非遗传承这一工作的重视,艺良工作室迎来了新的发展。2021年1月,在相关部门的协调下,黄毅良的工作室搬到了下沙村一祠堂内,既解决了工作场地问题,也让传统建筑场地得以活化利用,让书画装裱这一技艺深入传承。

据介绍,工作室目前有多名专职装裱艺人,还有一些热爱书画艺术的学生正在黄毅良的带领下学习传统装裱技艺。开设在祠堂内的书法兴趣班、书画装裱班,越来越受到不少家长与学生的欢迎。黄毅良透露,未来,工作室将与周边校园深度合作,开展传统文化进校园、学生组队前来祠堂沉浸式学习书画装裱等双向体验活动。

黄毅良告诉记者,“希望能从这些喜欢装裱的学生中间,挑选到愿意进一步学习的人才进行培训”。

推荐内容